追蹤
屬於淡大中文的光陰故事
關於部落格
2009年正式啟動本部落格,紀錄淡江大學中文系自民國45年創系以來的光陰故事。
  • 1232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在淡江教了大半輩子 處處有感動 王仁鈞體驗到師生互動的美

【記者蔡欣齡專訪】「大半輩子」是多久?如果說,今年七十歲的王仁鈞「大半輩子都待在淡江」,應該不為過;從求學到教學,他在淡江已經待四十一年了。

 民國三十七年來臺的時候,王仁鈞高三,本來是想回大陸讀大學的;眼見局勢日漸無望,他於是辭去任職七年的小學教職,準備投考臺灣的大學。考上英專中文科之後,他先去中央電影公司當了一年美術設計師,存些積蓄。民國四十七年,王仁鈞正式成為淡江文理學院第一屆中文系學生,比同屆的年齡大了近十歲;連他教過的小學生胡傳安,都成了他的學長呢。

 大學時代,他是優秀青年代表、學生總代表、書法社社長。為了拼獎學金,他的學業成績年年第一。畢業典禮那天,他幾乎代領了所有的獎項,包括操行、服務等六大獎;也代表畢業生致詞。這般耀眼的成就,自然引起師長的愛護,當時的註冊主任張建邦,經常提供他最新的獎學金消息。王仁鈞說:「師長的關心是我留在淡江最大的原因。」

 四年助教、三年講師、三年副教授;又是一個十年,王仁鈞通過論文審查,順利升等教授。他跟著創系的許世瑛老師研究《莊子》的虛字語法,幫著晚年幾乎全盲的許老師寫聲韻學、中國文法的板書。及至老師去世,王仁鈞代為照顧師母,同一時間,體弱的妻子病情加重,唯一的兒子又意外受傷;他的身體負荷太多壓力,「另外,自己還要寫論文,要追逐這個、追逐那個,要要求學問上的什麼......等等」,然後就累出病來了。

 這場病讓王仁鈞仔細、冷靜地觀照自己的生命,就此展開「寧靜致遠、澹泊明志」的生活態度。衡量身體的健康狀況,他慢慢有些放棄和丟開;這樣的轉折,在意志上是堅持的,行動上卻是緩慢的。「到今天為止,我縱然馬上退休,我在心理上、在行為上,沒有任何一點說:『我反正要結束了,我就鬼混一下算了』,我從來沒有過。」王仁鈞的人生觀受莊子的影響而來,他並沒有自私地退縮、躲開,而是積極運用展開的那一面。

 他在輕鬆、自由的狀態下,展開美學的體驗。「《莊子》的文字處理真是美不勝收;其所表現出來的想像力,也突破了某些特定的拘束。」他說,任何東西都可以美,只要給人的感覺超出實用的功能時,它的美就出來了。例如喝茶,解渴是它的功能性,但是若不把茶當茶喝,香和趣味就出來了。上課也可以美!當老師完全忘掉他自己,在傳授知識之外,突然發起瘋來,扯完了又回來,這股「跑野馬」的勁兒就是一種美。

 他說:「任何事情都是這樣。」書法對他而言也是這樣。最初接觸書法,是由於家學的關係;王仁鈞五歲半就開始拿毛筆,在求學過程中,每次參賽、每次得獎。「我剛開始很認真哦,後來才知道,原來書法還有一個藝術的路線,於是我就開始追逐。」隨著人生歷鍊的轉折,現在他並不追求任何成就,也不求史上留名,這個時候,心情反而輕鬆了,書法成了他人生的避風港。所以他教學生的時候,特別注重一筆一畫的訓練,因為有了這個基礎,才可以隨著心境自由展開。

 王仁鈞像是突然想起什麼,從口袋裡掏出一個藍色碎花布所做的面紙套子,「這是學生做的。因為我上課常常會流汗,那種塑膠型的太小、不好拿,他做大一點給我。」王仁鈞不記得這位細心的學生上過他什麼課,也不記得他叫什麼名字,唯一肯定的是,這個面紙套子「我大概用了三、四年吧。」情緒所至,王仁鈞若有所思地說:「這種事情很多耶!」他所記得的是一種感動,一種互動之美的享受。他覺得,師生之間的情誼是相對的,「你必須先對他有情,然後才會發現,他對你有情。」

 關於退休生活,王仁鈞第一個說要陪太太,然後是煮飯、洗衣,還有就是看書、寫書法。多年來,王仁鈞把家中的事情交給太太,因為有太太的支持,自己才能放心追逐。除了家事之外,退休之後還有很多莊子、美學方面的書讓他隨心所欲地看。人生到這個階段,他懂得什麼是「真正的生命」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